美高梅

故宫博物馆失窃案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故宫博物馆失窃案指的是故宫博物馆的文件被盗事件。仅建国以来,北京警方有记载的故宫盗宝案一共发生了七起,分别是在1959年、1962年、1980年、1987年(两起)、1991年和2011年。这里面,前五起已经告破,无一不是因为盗贼见利忘义,为了获取横财,他们铤而走险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五起盗宝案均被公安机关成功侦破,犯罪分子受到法律的严惩,充分体现了公安机关的侦破能力,大大的保护了我国文物的流失。

  1959年8月16日,星期日,。早晨近7时,每天提前到班的管理员发现殿堂第三扇门靠近地面玻璃的左下角,被人砸了一个2尺见方的破洞,推断陈列珍宝可能被盗,立即报告本院保卫部门并转报北京市公安局。

  陈列员核对发现,三间大屋中的西头一间南边柜内所陈列的金册14页丢失8页,北边柜内丢失金质鞘和镶宝石鞘的配刀5把。

  案情重大,北京市公安局各分局、派出所和内部保卫组织根据市局的统一部署全部发动起来了,组织反复的调查摸底,但却毫无线索。于是北京市公安局报请公安部通报全国,要求各兄弟省市公安厅、局协助破案。

  直到11月12日接天津市公安局电告:11日从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上,乘警查获一个叫武庆辉的无票乘车人员有重大嫌疑。审查中发现该人随身携带金钱L枚,碎金9块,共重约5两,同时交代不清这些黄金的正当来历。审查人员仔细观察金块,除两个豆粒大的金环外,其余的碎片都有新剪下来的痕迹。审查人员把碎片摊开,光面朝上摆在一处,这些金片竟是一样薄厚,还能看到隐约的刻字,情况十分可疑。北京市局接报立即派员前往天津,会同天津市局将这人的指、掌纹进行比对,发现其右手食指、无名指指纹,左手食指、中指指纹与故宫盗宝现场指纹痕迹相同。经辨认,其所携碎金正是故宫被盗金册的残片。在进一步追讯下,武供认了偷窃故宫金册的犯罪事实。

  犯罪人武庆辉,男,20岁,山东省寿光县北孙云子村人,7月14日来京找工作,住在永定门外西河沿1l号其三姐武桂生家。8月初到故宫珍宝馆参观见到金册等珍宝时,即起意偷窃,于当月15日下午购买门票再次进入珍宝馆。傍晚静馆时,他溜进珍宝馆墙外的厕所躲藏起来,天黑后破门入养性殿,贼胆包天偷出金册等国宝,然后爬墙越房潜至大门附近暗处,趁着门卫与乘凉人聊天之际,居然混出了故宫。当晚8时作案后,逃回住处,给其三姐留下两页金册。16日携余下的赃物潜回原籍。武庆辉及其三姐先后分别将金册2页剪碎,在北京、山东益都、潍坊等地银行出卖,得赃款1000余元。11月9日,武庆辉由原籍逃出,乘火车途经天津时被查获。

  1960年3月,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武庆辉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判处武桂生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。

  1962年4月16日夜。也是珍宝馆的养性殿,也是武庆辉盗窃的同一展室,又钻进去了一个盗宝贼,叫孙国范,36岁。那一夜,孙国范先是藏在珍宝馆大门外厕所后边的阴暗夹道里,天黑无人后,他登着珍宝馆墙下的脚手架,翻进了珍宝馆院子,钻进养性殿,打碎展柜的玻璃,拿出了金碟金碗,接着,又撬开了一个展柜,把里边的两颗大金印也装进了背包,背在身上,原路返回。翻墙的时候,背包很重,使得他的身手不那么灵便了。他用尽全身力气往墙上爬去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此刻,故宫已经被封锁了。200多名警察正等着他从高墙上爬出来呢。

  孙国范自以为干得神不知鬼不觉,其实,他一进入养性殿,警报器就把消息报告给了故宫保卫处值班室,保卫处一面派人跟踪搜索,一面向派出所、公安局及警卫部队报了警。

  孙国范骑上了墙头,急切地寻找合适的地方下去,猛然觉得墙外边和刚才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了,好多人影晃来晃去的。他立即像乌龟一样缩回头,身子像壁虎一样贴在墙头上往前爬。爬着爬着,他觉出身上的背包沉了,心想,还是保命要紧,赶紧把背包里两个最沉的大金疙瘩挑出来扔下高墙。

  孙国范虽然逃离了珍宝馆,但是围墙下边到处是人影,他不敢下去,一直在光滑的琉璃瓦上爬行。孙国范躲闪着手电光,哆哆嗦嗦地爬着,爬到珍宝馆南的绘画馆西南角的围墙上时,一束强光晃得他睁不开眼,接着,墙下有人大喊:“不许动!动就开枪了!”

  孙国范不敢动了。墙下一阵脚步声,无数手电光把骑在墙头上的孙国范照得清清楚楚。

  孙国范,河南省人,是一个流窜惯犯。1949年,他带着枪从军队开了小差,抢劫一家典当行的时候,本来不想杀老板,一看老板是熟人,怕以后告发他,于是开枪打死了老板。被当地公安局逮捕,关进了大狱。大狱看管不严,他逃跑了。从此改名换姓,流窜于漯河、开封、武汉、济南、徐州等地,以盗为生。越偷胃口越大,最后偷到了故宫,也偷到了尽头。

  1980年2月1日上午,在观览故宫胜景的人群里,混进来一个居心叵测的家伙,他就是25岁的陈银华。陈银华对北京不陌生,1979年3月,他在原籍湖北应山县西花商店偷了2700元现金,带着赃款来了北京。原想能在北京躲藏,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就被北京警方给抓住了。原籍警察把他押了回去,判了4年刑。想到要在劳改农场度过漫长的4年,他萌生了越狱逃跑的心。半年后,他逃了出来。

  逃出来的陈银华,一路偷到了武汉,然后买了一张到北京的车票,2月1日清晨从北京火车站下了车就到售票窗口购买了返程票,然后直奔故宫。陈银华是到故宫来寻找盗窃目标的,他决心到香港去。到香港去需要钱,于是他想到了故宫里的那些值钱的国宝。

  他随着游客进了珍宝馆,养性殿展柜里的那枚硕大的“珍妃之印”让他垂涎欲滴。

  “珍妃之印”,印台为正方形,高3.4厘米,每边长11厘米,印文为朱文“珍妃之印”四个汉字,还有对应的满文,汉字为玉筋篆书,横平竖直,笔画匀称,丰润秀丽。印纽龟纽,头尾均与龙相似,是比较标准的贵妃等级金印。

  陈银华马不停蹄地去了王府井********,买了一把锥子,又买了绳子。陈银华背着背包又返回故宫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了。他假装游览,在珍宝馆附近转悠。珍宝馆里的游人越来越少,工作人员开始做闭馆前的卫生打扫了。他溜进了事先看好了的珍宝馆门外东南的厕?里。他踏着铁丝网上了厕所的房顶,蜷缩在那里等着珍宝馆的工作人员下班。晚上6时,珍宝馆里终于静下来,只剩下风的声音了。陈银华从厕所房顶爬上珍宝馆院墙,跳进了院内。

  珍宝馆院子东北侧的畅音阁三层大戏台正在维修,搭着脚手架。陈银华蹲在地上四下看了看,没人,上了脚手架,沿脚手架爬上了寻沿书屋。从寻沿书屋登上了养性殿东墙,跳进养性殿。掏出背包里的锥子,费了好大力气,才撬开一扇窗户,钻了进去,到了“珍妃之印”的展柜前。几进宫的陈银华很会自我保护,动手盗窃前,他拿出一副手套,因为公安局早就有了他的指纹案底。

  他刚上了寻沿书屋的屋顶,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脚步声夹杂着人的声音:

  陈银华刚撬开养性殿的窗户时,珍宝馆警卫值班室里的声控报警器就尖厉地叫起来,同时,报警提示图上的“珍宝馆l号室”红灯急促地闪烁。故宫警卫队的韩副队长接到报告后,立即把警卫队队员分成两路迅速赶到珍宝馆和乾隆花园搜查,并命令故宫东西南北四大门即刻紧闭,随时扣留企图外出的可疑人员,特别叮嘱珍宝馆西南锡庆门值班室的值班员,要特别注意附近大墙上的动静,同时报告给了故宫派出所。

 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接到故宫派出所报告后,立即报告给市公安局,并调来值班民警飞速赶到故宫。市公安局领导和故宫保卫人员成立了临时指挥部,组织力量层层包围,搜捕捉拿。

  盗窃国宝的事实无法抵赖,陈银华于当年8月12日被判处无期徒刑,成为建国后因盗窃故宫珍宝锒铛入狱的第三人。

  韩吉林生在1963年,1987年的时候,他才只有24岁。从五岁记事起,正赶上闹“文革”,谁厉害谁就是有理,所以,野蛮和邪恶让幼小的他灵魂扭曲,愚昧和麻木让他“无知无畏”。

  韩吉林偶然在电影银幕上看见了故宫琳琅满目的展品,一拍自己的大腿,哎呀妈呀,故宫里的东西,哪一件都值老鼻子钱了!怀揣着250块钱,韩吉林也没和妻子打招呼,带上一把匕首匆匆登上前往北京的火车。

  韩吉林把珍宝馆养性殿看了个够,相中了“珍妃之印”。他假装在养性殿与畅音阁之间参观,趁院里的工作人员不注意,他身手麻利地翻墙进了一个小夹道,然后七拐八拐,到了珍宝馆边上一个不对外开放的院子里。他找了一个背阴的地方坐下等天黑。关门声和锁门声把梦中的韩吉林惊醒,他一骨碌爬起来,摸了摸身上的人造革包,工具在里边。他没耐心等到天黑下来,光天化日之下,他就行动了。他理直气壮地走向养性殿,弯腰抄起养性殿门外一块大倚门石就砸向了养性殿的玻璃门。“咣当”一声,一块大玻璃碎了,他侧身就钻了进去,直奔“珍妃之印”而去。

  突然。东面墙上发出“滴滴”的报警声。他知道是报警器,上去三下两下把报警器的连接线弄断了。

  这时,西面墙上又发出“滴滴”的报警声。他不耐烦地过去拽断连接线。然后急忙扑向“珍妃之印”展台,举手刚想砸展台的玻璃,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。听声音好像还不止一两个人。他一惊,顾不得金疙瘩了,慌忙从原路钻出了养性殿,在一片“站住”的声音中,蹿上了养性殿与乾隆花园之间的墙头。

  韩吉林爬上养性殿的屋顶,沿房脊跳上珍宝馆东边的红墙,他身后的保卫人员也上了墙。后面是紧追不舍的保卫人员,四周是此起彼伏命令他就擒的喊声。他什么也顾不上了,仅凭着本能没命地顺着高墙往南跑。韩吉林的身手真不错,很快就把保卫人员甩开了。谁知刚喘了一口气,一抬头,几个消防警迎面而来。他急忙往东逃,上了紫禁城头,撒丫子就跑,三个消防警穷追不舍,边追边喊:“你跑不了了!快站住!”

  韩吉林过东华门城楼,继续沿城墙向南疾逃。他越跑越慢,而后边受过消防专业训练的消防警却越追越快了。

  韩吉林绕过角楼向西猛跑。消防警离他还有20多米,还有10多米……眼看就要抓住韩吉林的时候,慌不择路的韩吉林却一头向城墙外扎了下去。尽管有茂密树枝的缓冲作用,像失足大狗熊一样的韩吉林,落地后还是摔得不轻。他扶着大柳树的树干挣扎着站起来,还想跑,但是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。

  20世纪80年代,生活服务公司工人向德详虽然刚满二十岁,却爱上了一个大自己五岁的女人。女人和他在一起工作,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待他,他爱上了她,她说,不行,我比你大那么多,又离过婚,你家肯定不会同意。果然,向德详的父母坚决反对。

  他和女人同居了。不久,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。他领着她去登记,想结为合法夫妻,可是婚姻登记处的人说,他不够法定结婚的年龄。女人不得不做了流产。

  做了流产的女人没脸上班,于是两人带上积蓄出走了。一个月后,手里没钱了,他俩不得不回到克拉玛依油田。因为无故旷工,两人被降一级工资,受留厂察看处分。他们不得不改变方式,转为地下来往。

  身败名裂的女人实在忍受不了人们的白眼,她偷出弟弟的3000元存款,和心上人第二次私奔了。

  他们真的像一对幸福小夫妻一样山南海北地游玩儿,西安、四川、上海、山东的美景一览无余,最后到了潍坊。

  在潍坊老家住了几天,向德详变卦了,云游四方后的他心野了,乡下的苦日子他过不来。女人急了,说:不用你干活儿,我下地养活你!女人晕车,这些日子跟着他乱跑已经受够罪了,再说,她没别的想法,就想和他过日子,多苦的日子都不怕。他不同意,问女人还有多少钱?女人说,三千块钱还剩一半。美高梅游戏他说,咱们走!把钱花光,一起投长江,不活了!

  他们到了厦门,玩了两天又坐火车直奔南京,商量好在南京把钱花光就投长江。钱所剩无几的时候,向德详又变卦了,他说,咱们应该上北京!并不由分说,拉着女人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。

  女人以为他恋世,还不想马上就死,到北京玩儿玩儿后,也许就死心了。没想到他说,我想去偷故宫。

  到了北京,他一连三天拉着她去故宫,并在珍宝馆养性殿陈列的乾隆皇帝用过的一把匕首前流连忘返。匕首上镶着金丝和绿宝石,他心想,要是有了这一把小刀,就不用去死了。

  回到住的旅馆里,他把墙上晾衣服的一根长尼龙绳解下来,说夜里偷故宫的时候用。直到此时,女人马上阻拦:你听我的,那地方不能去,故宫要是也能偷,早有人偷了,也轮不上你!

  以前,他什么都听她的,可这次不同了。他推开她,说,轮不上我也得去,咱们钱不多了,不偷怎么办?反正不偷也是死,偷成了,卖了钱就能痛痛快快再玩上些日子。

  在故宫角落里藏到月亮出来的时候,向德详翻进养性殿院内,走向养性殿。抬起手,试探着推了推养性殿的门。门一动不动,借着月光,他看见门上挂着一把大锁。

  怎么办呢?他正犯难的时候,贯耳的脚步声传来,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已经被赶来的保卫人员抓住了。

  此时,向德详后悔没听女人的话了,心里觉得对不起女人,更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。

  三个月后,也就是1987年10月23日,向德详接到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。上边写道:有预谋、有计划地盗窃国家珍宝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,犯罪性质恶劣,情节特别严重,应依法严惩。鉴于其犯罪未遂,可以照,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1991年9月10日,故宫铭刻馆发生窃案,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截至今日仍未破案。这起案件时怎么发生的,尚无人知晓,失窃的文物是铭刻馆的5枚古印,其中包括“晋归义羌王”、“晋率善氐百长”、“晋率善羌扈长”、“晋庐水率善百长”四方著名晋代官印。

  5月9日晨9点左右已开放的故宫东、西华门紧急封闭。 5月9日晨10点左右经清查,丢失藏品9件。

  5月9日晨10点左右2件被破坏的展品在紧邻诚肃殿的钟表馆围墙附近被发现。

  5月11日19时40分经过缜密侦查,并综合运用科技手段,北京警方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犯罪嫌疑人石柏魁抓获。

  昨天上午,在西安举行的“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”动员部署会议中,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特意谈到故宫失窃案。他说,“故宫失窃系个人作案,此人有前科,目前已锁定目标,正在全力抓捕中”。

  昨天23时许,北京警方宣布,当天19时40分,经过缜密侦查,并综合运用科技手段,北京市公安机关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犯罪嫌疑人石柏魁(男,1983年出生,山东省曹县人)抓获归案。至此,历时58小时,故宫博物院斋宫诚肃殿展品被盗案顺利告破。

  警方称,经初步审查,石柏魁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目前已被刑事拘留。警方已找回部分被盗展品。

下一篇:故宫失窃案

相关产品推荐

在线客服 :

服务热线:

电子邮箱:

公司地址:

AB模板网是一家专业从事企业营销策划、电子商务运营服务的公司,主要业务包含精品网站制作、电子商务平台托管、百度竞价外包、 我们主要提供以下几...

友情链接: 美高梅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美高梅 版权所有 
网站地图